顾柒学姐。

脑洞一堆只有BG

【原创】流年轻负1-2

C1

逃了大学最后一堂课的我在露水空荡荡的包厢里整整坐了一个小时后,姗姗来迟的黛影在我怨恨的目光下打开门挽着她家叶墨的手臂,一脸娇羞的在我旁边坐下。

我忍,反正他们俩本来就喜欢秀恩爱,说了好几次在外面不要太张狂,他们就当是耳旁风,说说就过去了。

再过了个十几分钟,羽桐也挽着一个帅哥进来了,说是帅哥真不为过,看上去就二十岁,面容精致,皮肤白净,衣服穿得和个模特似的,白衬衫都给他穿出一种明星的气质,那真叫一帅。

哎,待到羽桐坐定,我凑到羽桐旁边偷偷问道,你带来的这谁啊,长得不错啊!

羽桐挑眉,你没认出来?

我还真被问住了,这谁啊,我们认识的?

羽桐看着我那思考的样淡淡说,你自己好好想想。

我头脑风暴想了好久,我是从二中念初中开始就认识的羽桐,那一定是初中同学吧。初中同学个个长的…那都不想讲,应该没有这么帅的吧,要有这么帅的我早就去和镯镯那傻叉打赌了。

我们那时候高中和初中合并着的,初中本来就没什么好玩的,后来镯镯想了个主意,只要是学校里长得帅的,我和羽桐还有黛影谁去告白成功,那蔚镯就请客吃饭,相反要是不成功,那就得请蔚镯吃饭。

不熟悉蔚镯的人一定说去就去呗,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我们都认识三年了啊,我们三个谁不知道请蔚镯吃饭,那你就算请青菜面,她都能吃五碗,何况她还看不上这些路边摊,最喜欢去五星酒店蹭吃蹭喝,我们那时候家教都比较严,所以钱都省着用,被她坑一顿,那我们得哭一个礼拜。

所以全学校的帅哥都给我们祸害了一遍,还送给我们一个想打死他们的称呼——“坑人四人组”。

羽桐看着我神游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无奈的拍了拍我的头说,他是易枫啊。

我惊的声音都大了,你说什么?!他是易枫?!

在和叶墨聊天的易枫默默回头,直愣愣的看着我。

哈哈,我尴尬的笑着,易枫兄,好久不见,你长好看了啊…啊不对你本来就很美啊。

……

全场沉默,突然间气氛一下子就跌落到冰点,幸亏这时,镯镯这个傻叉笑呵呵的推开了包厢的门。看见包厢里诡异的气氛立刻关上房门,把我一句“你个傻叉终于来了”硬是卡在嗓子里。

只听见蔚镯在门口和另个人讲话,你说我是不是走错包厢了,怎么里面气氛和人好像不太对?

我太阳!死镯镯你眼瞎没看见我吗?!我这么亮闪闪的一个八千瓦电灯泡啊!我在心里咆哮道。

无奈叹了口气,走到门边一下子打开门,门口的镯镯和另个头上戴个棒球帽嘴上带着口罩的男人给我吓得一愣。

哎哟我去!蔚镯一看是我开的门,立刻扑上来,那个重量我真是欲哭无泪。

你下来!我想把死命扒在我身上的蔚镯给弄下来。

怡怡,好久不见哪。她扒在我身上用调戏的语气说。

你去死!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这个称呼,我更加用力的想把她弄下来。

回头想找人帮忙却发现,黛影和羽桐都坐在那里笑着看我受罪。靠!你们两个没义气的!我在心里暗骂。

好啦好啦,真是的。镯镯你就知道欺负千怡。黛影实在是看不下去,走过来面带笑意帮我解围。

黛影你是我再生父母啊,我两眼泪汪汪的望着黛影说。

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我自卑。黛影淡淡说。

我的脸立刻裂了,黛影,我们友尽好吗?

不好,我比较喜欢损你。

……

等所有人坐定,我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靠!这些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啊。黛影一脸甜蜜的靠着叶墨的肩部,羽桐被易枫温柔的环住,连蔚镯那个女汉子都被她带来的男生体贴的喂饼干。

你们都在逗我吧,一个个带着自己男友来向我这个单身狗秀恩爱很好玩是吧!我看着这一对对甜甜蜜蜜的秀恩爱我就火大。

哪有,我们这是在提醒你,要找男友了。羽桐靠在易枫怀里,慢悠悠的说。

对啊对啊,你应该感谢我们才对,蔚镯秀完恩爱又过来祸害我。

呵呵,我谢谢你们八辈子祖宗啊。我翻了个白眼说。

我代我八辈子祖宗谢谢你。黛影冷静的回答我。

我不与你们愉快的玩耍了!我做抹泪装嘤嘤嘤的哭。

哭了几十分钟后,我偷偷从指缝里观察那几个祸害,只见黛影左手一瓶辣椒水右手一瓶生姜汁,定定望着我道,你哭完没,我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给你友情提供辣椒水和生姜汁,如果你要纸巾的话,五毛钱一包绝对不坑你。

……我靠,你多啦A梦啊,还可以变出辣椒水和生姜汁?!我惊讶的看着她手里的两瓶东西。

不啊,我这是对付色狼的。黛影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

尼玛…我刚想说骂她的话,手机不凑巧的响起。

看着手机显示的母亲,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安,黛影使了个眼色,羽桐和蔚镯也终于消停。

千怡,你快回来,你爸出事了!我刚接电话母亲的声音差点把我耳朵吵聋。

那一时刻我如雷轰顶,想站起来离开才发现自己做太久腿麻了有点起不来,黛影想过来扶我,我却推开她自己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

C2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就发现母亲坐在急诊室门口哭的伤心。

妈,我听见自己声音哽咽,爸他是怎么了?

你爸…你爸去工地上打工时被从天而降的钢筋砸到了腿,下辈子估计残废了啊。母亲说到伤心处,捂住脸哭泣。

妈,没事不是还有我嘛。我坐在母亲旁边安慰着。

千怡!羽桐和黛影带着她们的男朋友跑到我身边。

羽桐气喘吁吁的抹了把汗直接在我旁边坐下,顾千怡你这家伙跑那么快干嘛,哎哟真是,累死姐姐我了。

羽桐和黛影分别陪我唠嗑了一小时后一前一后离开了医院。

千怡,要不你先回家我在这里等吧。母亲看着我昏昏欲睡的样子担心的说。

没事,才七点多,我等爸弄好了再走也好。我努力睁开酸痛的双眼,看了看时间随口答道。

没事的,这有你妈,你先回去睡一会儿。母亲不答应,催促着我回家。

本来早上四点我就要起床练美声,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是我爸的事,我肯定就在补眠了,怎么会在医院昏昏欲睡。

推脱了几次,我实在忍不住困意来袭,跟母亲说了声有事找我就离开医院。

打了个的直接到大院子,天以渐渐黑沉,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看见一个身影蹲着我家楼下。

镯镯!?我走近一看,蔚镯蹲着地上,肩膀不停的耸动。一听是我的声音哭着的扑到我怀里。

怎么了这是。我惊讶的看着蔚镯哭红的双眼,镯镯一定哭了好一会吧。

怡怡…呜…文景他…死了。我将蔚镯带回家,坐在沙发上听她叙述着。

文景不是那个人渣嘛!死就死了呗。对于文景,他和镯镯在一起的时候我本来觉得他还挺好的,知道镯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但是,他们在一起才一年,文景就劈腿和另个女的在一起了。我到现在还记得镯镯被当时那个嚣张的小三扇了一个巴掌,还威胁她说什么要是镯镯不离开文景的话,就找人做了她,后来镯镯冷静的回扇了她一个巴掌,然后高冷的对文景说,你的女人,管好她,别老放她出来乱吠。当时全场的人都被这个长像甜美却分分钟爆发出女王气质的蔚镯惊呆了,就在那时候他们彻底玩完。

我…我知道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突然的很难过。镯镯哽咽着告诉我,现在的镯镯像是一个受了惊的小兽一样,趴在我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

那你就是还喜欢他喽?我试探性的问了问。

不知道…可我已经和路锦蘅在一起了啊…怎么还能对他念念不忘呢…蔚镯双手抱膝嘴里喃喃自语。

我不管啦,你喜欢就好。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就走向自己房间。蔚镯抹了抹眼泪也和我一起去房间睡觉。

凌晨四点,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正在与EXO约会的我。

喂,谁啊!不知道吵人家睡觉是不好的行为啊!我带着被吵醒的怒气,噼里啪啦就把手机那头的人给骂了。

千怡,你爸自杀了!你快点来医院!沉默几秒后,在我快不耐烦之时,隔着手机母亲焦急的声音传入耳膜。

什么?!顿时睡意全无,匆忙爬下床穿好衣服。看着蔚镯吃了安眠药睡得安稳的模样,我悄然离开。

来到医院,站在病床旁,看着父亲苍白的脸无言。咽下口水想润润嗓子开口说话,母亲便先一步开口。

千怡…你要不回去吧。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不,没关系的,妈你先回去睡觉吧,医院这里有我在就好了。我故作冷静的说。

嗯,我先回家给你爸收拾一下东西,早上我再接你班。妈妈抹着眼泪说。我微微笑了一下,以表示我很好,让她放心。

我坐在医院长长的座椅上,看着妈妈渐行渐远佝偻的背影突然想起那个以前每天坐在我的书桌旁陪我一起温习一天学到的知识,想起那个以前在我奋笔疾书时递来一杯温热的牛奶的妈妈,想起以前爸爸开着私家车带着我们去旅行,想起以前爸爸加班后带回来给我的小礼物,想起以前我们幸福美满的家庭。又想起现在妈妈的老去,爸爸的不坚强。我不知道时间为什么要过得那么快,把当初风华正茂的妈妈变成苍老的模样,也不知道时间容易脆化人的心智,把当初坚强勇敢的爸爸变成现在这样懦弱和不堪一击。

我走进病房,看见爸爸苍白的脸,脸上俨然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额头上一道道的抬头纹好像在诉说生活的凄凉。细细的针头扎在爸爸透明的血管上,输液管涌动的葡萄糖一滴一滴拼接爸爸残余的生命,我不禁泪眼朦胧。

我捂住嘴跑向厕所,途中不小心撞了一个人,低声说句对不起冲进洗手间,背靠在墙上软软的瘫了下来,放声大哭,为什么这世界悲惨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

突然就响起一阵清脆的叩门声同时传来一个低沉却好听的嗓音,你没事吧。

TBC.

第一次发原创小说求不嫌弃(´・ᆺ・`)

评论

热度(5)